生活幽默

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戲劇,不是生活的片斷,而是人生的濃縮經典散文

散文 時間:2018-11-07 我要投稿
【www.cwmhsq.shop - 散文】

  這樣看來,您親自動手寫的東西確實是豐富多彩啊。是不斷有人找您寫劇本嗎?

  最初在松竹公司那會兒,不管誰來找我寫,我都應下來,寫了相當多的劇本。我就是這樣從起步經過一段飛躍,留下了各種各樣的作品。公司的決策層和制片人讀了這些劇本后很放心,認為什么樣的東西都可以交給我來寫,所以后來就變成滾雪球了(笑)。通過接這些活兒,我逐漸掌握了一個匠人的技能。不過,這也存在一個個人喜好的問題,也有人討厭我寫的劇本。我能一直堅持寫到現在也是命運使然吧。如今回過頭讀這些劇本,我總能感到自己所做的是非常棘手的工作。

  您有什么秘訣嗎?

  如果打算自己拍,劇本寫起來多少會好一些。因為我不會膩煩,結局也會比較有趣,會沉浸在一種創造一切的滿足感中。有些劇作家顯得很清高,但我磨煉技藝的愿望很強,所以誰來找我寫,我都會接下來。

  您經常儲備一些存貨嗎?

  是的。和商店一樣,劇作家沒有存貨是不行的,這是我的想法。所以,沒人來找我寫的時候,我也要寫些東西存下來。

  這樣很占用時間吧?

  我五天就能寫一個劇本,都是想好后一氣呵成完成創作的。我必須做到有人來找我,問我“有劇本嗎?”時,我能馬上拿出來。我所經營的是一家“不用預定的餐館”。如果你是一個專業的劇作家,你必須常常要在櫥窗里擺上你的商品。如果這使你感到痛苦,那說明你完蛋了。如今我還在寫劇本,就擺在這里呢。我想這些劇本得等我死了才能拍出來吧(笑)。那些老人很少有人自己主動去寫。一提起我,他們都會表現出意外的神情。不過,這是工作,必須去做。

  您說五天寫一個劇本 ,聽起來您很淡泊。不過這時間也太短了吧?

  我的情況是,如果第三天還想不出好點子,這個劇本就算不行了。結構在開始寫的時候最好不要一下子限定住。即便在寫提綱的時候,我認為細節還是在沒有實際動筆之前不知道為好。過了三天,有點擔心的時候,你可以將寫好的東西逆向斟酌一下。總之,大的方面概括好后,一邊定細節一邊寫,并且要一邊舍棄一邊重新思考。就是這個啦!就劇本而言這叫什么?就是帶著閃爍的東西爬山。這有點難以理解吧?

  不,我感覺自己明白了。

  這就是創作。因為寫那種算計好的東西不是創作,那種算計好的東西沒有趣味。人都有個“自我”,是這個自我在創作。這就是說,創作就是盯住“何謂自我”。

  如何發現劇本中的“自我”呢?不是抱著胳膊沉思,而是在寫的過程中發現。如果是一個木匠,他是在削木料的過程中發現“自我”的。懶得去做這些的劇作家,他的才能很快便會枯竭。在五十歲前,已經具備才能的木匠,如果他弱得一削木料就折斷的話,他就再也削不了了。他不是疲于生活就是疲于自己的頭腦,不能發現新的東西。人既有脆弱的一面,也有堅強的一面,如果削的方法適當,就能將其排入劇本中的橋段中。只有這個成功了,才可以說你能夠描寫出一個人物了。

  這是一項吃力的工作啊。

  所謂描寫人是什么呢?就是分析那個人。為此,你要描寫那個人物的前前后后。這樣一來,你就要用腦子思考,是很令人疲勞的。也就是說,就靠一個劇本來維持生計是很難的。你會沒完沒了地感覺到自己所寫的東西不值錢了。打破這種壁障的方法,我認為就是保持對人的興趣。

  我去蘇聯的時候,見到了一位電影劇作家。我問他:“在此之前您寫過幾部劇作?”他回答:“兩部。”我再次問道:“今后打算再寫幾部?”他告訴我自己已經上了年紀,靠領取養老金生活。我感覺這種人不能被稱為電影劇作家(笑)。人不經磨礪的話,才能便會生銹。

  電影劇本三階段

  電影劇本與小說不同,存在許多制約。電影的放映時長是限定好的,并且還要考慮到演員等因素。總之,電影最后必須令觀眾信服。

  盡管寫了許多劇本,但我必須做到所有劇作都要有所不同。就像小說逃不掉對風景的描寫那樣,電影劇本每場都要出現人物,而且必須分三個階段將戲定下來。這就是沿著序、矛盾與結尾這三個階段來寫。

  在序的部分,我們必須說清楚這部影片是什么樣的影片,有什么樣的人物出場。接著,這個人物必須遇到困難。最后的高潮部分必須發生在這個人物身上,以此結束全劇。這就是一道填滿食材的美味佳肴吧?在這里休息片刻那可不行。在所有場合中,要排除無聊的場面,極力羅列精彩的場面。這些在實

  際生活中不可能存在,但這是讓觀眾瞧熱鬧的,所以要敢于嘗試。

  這樣做不心虛嗎?

  從寫作者的角度來看,這是會令人神經衰弱的。將棋有對弈三日之說,我經常下將棋,所以我很清楚,如果繼續下下去,人的精神會受不了的。不過,對于劇作家來說,寫劇本就是一個人下將棋,必須下到最后一步,的確很累,很辛苦。我常常聽人說,去洗個澡點子就有了,或是去散散步就寫出來了,可我從來沒有這樣過。我是一動不動地坐在桌前,鞭策自己,冥思苦想。在這之前,劇本已經有了大的框架,所以每次我就是重新審視,朝著主題掘進。如果爬到了矛盾的坡頂,下面就要下坡了。這條路進到了我的頭腦中,劇本就這樣一步一步向前走下去。

熱門文章
生活幽默 赚钱赚到命都丢了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 天刀五开能赚钱吗 篮球投注 aPp超 325棋牌游戏正版下载 dongnanya赚钱 pk10高手人工计划群 国际赛车比赛视频全程 彩票挂机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