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幽默

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《曲江·望斷平時翠輦過》翻譯及賞析

古籍 時間:2019-05-01 我要投稿
【www.cwmhsq.shop - 古籍】

  曲江·望斷平時翠輦過

  李商隱

  望斷平時翠輦過,空聞子夜鬼悲歌。

  金輿不返傾城色,玉殿猶分下苑波。

  死憶華亭聞唳鶴,老憂王室泣銅駝。

  天荒地變心雖折,若比傷春意未多。

  【前言】

  《曲江》是唐代詩人李商隱的作品。此詩概述曲江前后之事,運用子夜鬼歌、華亭鶴唳等典故,曲折地反映了甘露之變士大夫被宦官慘殺的政治現實,表現了作者內心極度的愴痛之情。全詩主旨在結尾二句點出,表達作者對唐王朝前途和命運的擔憂,寄托深遠,感慨無限。

  【注釋】

  ⑴曲江:即曲江池。在今陜西省西安市東南。秦為宜春苑,漢為樂游原,有河水水流曲折,故稱。隋文帝以曲名不正,更名芙蓉園。唐復名曲江。開元中更加疏鑿,為都人中和、上巳等盛節游賞勝地。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:“臨曲江之隑州兮,望南山之參差。”

  ⑵望斷:向遠處望直至看不見。《南齊書·蘇侃傳》:“青關望斷,白日西斜。”翠輦:飾有翠羽的帝王車駕。唐李賀《追賦畫江潭苑》詩之一:“行云沾翠輦,今日似襄王。”

  ⑶子夜:夜半子時,半夜。又是樂府《吳聲歌曲》名。《宋書·樂志一》:“晉孝武太元中, 瑯邪王軻之家有鬼哥《子夜》。殷允為豫章時,豫章僑人庾僧度家亦有鬼哥《子夜》。”此處合用兩意。悲歌:悲壯地歌唱。

  ⑷金輿:帝王乘坐的車轎。唐黃滔《明皇回駕經馬嵬賦》:“初其漢殿如子,燕城若讎,驅鐵馬以飛至,觸金輿而出游。”傾城色:舊以形容女子極其美麗。此指嬪妃們。

  ⑸玉殿:宮殿的美稱。三國魏曹植《當車以駕行》詩:“歡坐玉殿,會諸貴客。”下苑:本指漢代的宜春下苑。唐時稱曲江池。唐韋應物《嘆楊花》詩:“空蒙不自定,況值暄風度。舊賞逐流年,新愁忽盈素。才縈下苑曲,稍滿東城路。”

  ⑹華亭聞唳鶴:西晉陸機因被宦官孟玖所讒而受誅,臨死前悲嘆道:“華亭(陸機故宅旁谷名)鶴唳,豈可復聞乎?”后以“華亭鶴唳”,為感慨生平,悔入仕途之典。

  ⑺銅駝:銅鑄的駱駝。多置于宮門寢殿之前。西晉滅亡前,索靖預見到天下將亂,指著洛陽宮門前的銅駝嘆息道:“會見汝在荊棘中耳!”

  ⑻天荒地變:影響巨大而深遠的巨變。指國家的淪亡。折:摧折。

  ⑼傷春:為春天的逝去而悲傷。一作“陽春”。“傷春”一詞,在李商隱的詩歌語匯中占有特別重要的地位,曾被他用來概括自己詩歌創作的基本主題,這里特指傷時感亂,為國家的衰頹命運而憂傷。

  【翻譯】

  放眼極望不見太平時皇帝車駕經過,空自在夜半時聽到冤鬼的悲歌。不再有御駕載來傾國傾城的美女,玉殿旁的御溝依舊分來下苑清波。那被殺的陸機回憶起華亭聽到鶴唳,像臨老的索靖為擔憂王室而淚灑銅駝。天翻地覆的巨變雖然已使人心摧魂折,比起傷春的悲恨這般感慨還未算多。

  【賞析】

  曲江的興廢,和唐王朝的盛衰密切相關。杜甫在《哀江頭》中曾借曲江今昔抒寫國家殘破的傷痛。面對經歷了另一場“天荒地變”──甘露之變后荒涼滿目的曲江,李商隱心中自不免產生和杜甫類似的感慨。杜甫的《哀江頭》,可能對他這首詩的構思有過啟發,只是他的感慨已經寓有特定的現實內容,帶上了更濃重的悲涼的時代色彩。

  一開始就著意渲染曲江的荒涼景象。這里所蘊含的并不是吊古傷今的歷史感慨,而是深沉的現實政治感喟。“平時翠輦過”,指的是事變前文宗車駕出游曲江的情景:“子夜鬼悲歌”,則是事變后曲江的景象,這景象,荒涼中顯出凄厲,正暗示出剛過去不久的那場“流血千門,僵尸萬計”的殘酷事變。在詩人的感受中,這場大事變仿佛劃分了兩個時代:“平時翠輦過”的景象已經成為極望而不可再見的遙遠的過去,眼前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幅黑暗、蕭森而帶有恐怖氣氛的現實圖景。“望斷”、“空聞”,從正反兩個方面暗寓了一場“天荒地變”。

  三、四承“望斷”句,說先前乘金輿陪同皇帝游賞的美麗宮妃已不再來,只有曲江流水依然在寂靜中流向玉殿旁的御溝(曲江與御溝相通)。“不返”、“猶分”的鮮明對照中,顯現出一幅荒涼冷寂的曲江圖景,蘊含著無限滄桑今昔之感。文宗修繕曲江亭館,游賞下苑勝景,本想恢復升平故事。甘露事變一起,受制家奴,形同幽囚,翠輦金輿,遂絕跡于曲江。這里,正寓有升平不返的深沉感慨。下兩聯的“荊棘銅駝”之悲和“傷春”之感都從此生出。

  第五句承“空聞”句。這里用西晉陸機“華亭鶴唳”典故,用以暗示甘露事變期間大批朝臣慘遭宦官殺戮的情事,回應次句“鬼悲歌”。第六句承“望斷”句與頷聯。這里用西晉索靖“泣銅駝”典故,借以抒寫對唐王朝國運將傾的憂慮。這兩個典故都用得非常精切,不僅使不便明言的情事得到既微而顯的表達,而且加強了全詩的悲劇氣氛。兩句似斷實連,隱含著因果聯系。

  末聯是全篇結穴。在詩人看來,“流血千門,僵尸萬計”的這場天荒地變──甘露之變盡管令人心摧,但更令人傷痛的卻是國家所面臨的衰頹沒落的命運。痛定思痛之際,詩人沒有把目光局限在甘露之變這一事件本身,而是更深入地去思索事件的前因后果,敏銳的覺察到這一歷史的鏈條所顯示的歷史趨勢。這正是此篇思想內容比一般的單純抒寫時事的詩深刻的地方,也是它的風格特別深沉凝重的原因。

  這首詩在構思方面有一個顯著的特點:既借曲江今昔暗寓時事,又通過對時事的感受抒寫“傷春”之情。就全篇來說,“天荒地變”之悲并非主體,“傷春”才是真正的中心。盡管詩中正面寫“傷春”的只有兩句(六、八兩句),但實際上前面的所有描寫都直接間接地圍繞著這個中心,都透露出一種濃重的“傷春”氣氛,所以末句點明題旨,仍顯得水到渠成。

熱門文章
生活幽默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长城汽车股票 北京赛车pk10群 000032股票行情 山西新11选5 新11选5怎么充值 陕西快乐十分分布图 正好黑龙江十一选五 南国彩票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